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是位于从化县的纪念碑。

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位置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位于从化县良口区良明乡六三市北面石榴山腰,背靠大山,面临粤赣公路。

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背景

粤北第一次会战后,日军一度蛰伏不动。民国29年(1940)5月,日军由 江门 、三水、 佛山 方面调集兵力2万余人,战车数十辆,飞机30多架,集结于从化的太平、神岗附近,第二次进犯粤北。再次由增城、从化之神冈及花县向良口、翁源方向北犯。第四战区副司令长官余汉谋指挥第六十二、六十三、六十五军等部队3万余兵力依托既设阵地组织防御,展开第二次粤北会战。经过近一个月拉锯式的激烈战斗,打退日军进攻,取得战役胜利。此役,第六十三军始终坚持在良口、吕田、派潭、沙田地区作战,先后经过顽强坚守,英勇反击,勇猛追击等战斗,共毙伤日军800余名。

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修建

战后,第六十三军军长张瑞贵令各师搜集本军历次战役殉难将士忠骨3000余具葬于石榴山之阳。民国32年秋,余汉谋令 张瑞贵 在此修建公墓,以“览战争之遗迹,悼逝者之以往”。余汉谋、张瑞贵分别撰书墓碑记,各刻在80Ⅹ50厘米的石碑上。民国35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广州行营主任 张发奎 又令重修此墓。“ 文化大革命 ”期间,墓碑曾被破坏。1985年冬,从化县人民政府又决定拨款重建,于1986年春竣工,并举行了纪念碑落成仪式。现公墓用花岗石砌筑的碑塔高11米,正面雕刻“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15个大字,下署“端州余汉谋”,碑后面竖立一块0.5米见方的小墓碑,上刻“钟旅长芳竣二十七年”,两旁刻有“精忠报国,百世流芳”伴联。公墓左侧竖立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刻墓志铭,碑基宽1.3米,高3米,墓碑四周建有石雕护栏。

碑后是烈士墓,这里葬有六十三军抗战阵亡.官兵2000余人,其中大部分是良口、鸡笼岗战斗牺牲的烈士。1990年公布为从化县文物保护单位。

陆军第六十三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墓碑记

……军成立于二十六年八月。 统之时,倭寇已犯上海,乃分部驰援,遣师北上,由沪渎转战苏州南京,捣抗批坚,前赴后继者逾三阅月。洎翌年春,奉命援南浔,则仅余一团,盖已掷千万人之命,以争尺寸之土矣……二十八年冬十一月,广州倭首安藤利吉防我反攻,固守非计,乃图大举。率第十八军第一零四师团,益以新援之近卫混成旅团数逾六万,分道北犯,声势甚凶。我初以一军逆战于粤汉路,一军攻敌于广从路,而张君则率部分防新丰从化迄龙门。鏖战匝月,屡挫屡捷,正不常其得失。十二月十八日,敌突以十八师团经增城掠永汉而出地派圩,迂道新丰,谋围歼我军于翁源南。……苦战七昼夜,至二十七日,黄君克从化之牛背脊,张君亦克新丰之梅坑。深入之敌被截数段,粮仗不继狼狈南奔。是为粤北会战之役。

……二十九年五月,敌以去岁不逞再谋蠢动,调名古屋新锐师团合台湾后备旅团逾二万人,附以第三十八第一零四两师团之一部,向花县从化增城三路窜犯,凶焰视前尤张。我则预为部署,先击破花县敌之左翼,而遏敌右翼于派潭中路,则俟敌深入然后合围。张军任前锋与各军同规协力,苦战匝月,旋破敌于新从路之鸡笼岗温泉鸭洞围脑顶黄牛山,遂克良口而获全胜。是为良口之役,厥功伟矣,而死事之烈不逊于前也……

注:碑记主要概述从大鹏湾以来的抗战历程,记录包括第一次粤北战役和第二次粤北战役中国抗日将士同仇敌忾、奋勇杀敌的事迹。描述张玉麟军长率陆军第六十三军作战情形,也写到为国自杀的钟秀峰旅长事迹,字里行间对我军兵抵御外敌的英勇行为,作了很大的褒扬,同时亦有勉励其余将士之意。

关键词:

发表评论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