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复

陈复(1907~1932),字志复,化名陈志文,广州市番禺县明经乡人,革命烈士。

陈复 人物生平

陈复(1907~1932),字志复,化名陈志文。广州市番禺县明经乡人。父为国内外享有盛誉之 岭南画派 创始人之一 陈树人 ,母居若文。因其父随孙中山参加民主革命,曾任孙中山国府秘书长等职,其母亦与 宋庆龄 、何香凝有往来,故自幼受到家庭革命思想之影响。

民国元年(1912)入广州南武小学,1915年跟随父母东渡日本,转入横滨市华侨小学。1920年归国,并进广州南武中学就读。1922年赴上海进复旦中学后,开始阅读马列主义书籍,接受无产阶级思想启蒙。

1923年,他毅然深入黄包车工人群众中宣传革命思想。在此期间与其父通信时发表不少对国民革命有见解之主张,深得其父及广东革命政府工作人员之赏识。是时苏联建议广东革命政府选送一批青年赴苏学习,以加强革命干部队伍建设,陈复遂于1925年与廖承志等人一起进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并在学习期间参加中国共产党。

1929年毕业回国后,被派到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领导下之香港《 工人日报 》社任副社长。任职期间多方筹集经费,艰苦经营,使该报成为向群众宣传革命斗争的有力阵地,在社会上颇有影响。

1930年,受党派遣化名为陈志文到天津开展地下工作,任中共顺直省委宣传部长,行前母亲担心其出险,有劝阻之意;陈复态度坚决,表示为工农翻身牺牲自己亦在所不惜,且以道理开导其母,终于成行。

在白色恐怖下的天津,不顾艰难险阻,出版刊物,传递进步书报,不久被敌人发觉,被捕入狱。在狱中,历尽各种酷刑而不屈,严守党纪,保守秘密,敌人虽多方审讯亦无法取得口供。后经党组织及家人营救,于同年秋出狱,旋回广州,任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长。

回穗后,居住在东山私宅樗园(今铁路 文化宫 附近),以富家子弟身分为掩护,表面闭门读书,实际继续从事地下工作,宣传革命思想。不久被反动当局觉察,指令警察当局秘密盯梢。

1932年8月10日下午外出时于东山署前路公共汽车上被两名侦缉跟踪,至仓边路口下车后即被绑架,并秘密监禁于维新路市警察局(即今起义路市公安局)。

同日午夜,又被秘密押至河南南石头“惩戒场”惨遭杀害。牺牲前,他对反动派严正抗议,忠贞不屈,大义凛然。该处一位杂工深受感动,遂冒生命危险将烈士被害真相及烈士遗物秘密送至樗园。反动当局为逃避罪责,曾大肆造谣谓烈士系被土匪绑架杀害,此时,真相大白于天下,反动派的丑恶面目暴露无遗。

陈树人对爱子被害至感悲痛,将遗体埋葬于今广州河南新港路美术学院后面,以坚厚之三合土封闭其穴及建造墓亭,虽经多年沧桑,至今犹存。

陈复 殉难经过

临就义前,他厉声抗议呼喊:“我无罪,你们不得无理。”事后,反动当局,为了逃避罪责,捏造“陈复遭到士匪绑架失踪”的谎言,欺骗群众。后由刑场的一位杂工,冒着生命危险把烈士被害的消息及其遗物秘密送到樗园,揭穿了敌人阴谋。

陈复遇害,因其特殊的身份,国民党当局为了逃避罪责,遂捏造了一个“陈复遭到土匪绑架失踪”的谎言,然而不久之后,刑场上的一位正义的杂工冒着生命危险,把陈复被害的消息及其遗物秘密送到“樗园”,于是陈复被国民党杀害的事实遂不攻自破。当时陈复的父亲陈树人含泪殓葬了儿子的遗体于自己作画及休憩之所的“息园”之内,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烈士的遗骨又由人民政府迁葬于广州的银河公墓,至于原来的陈复茔墓和为纪念他而修建的“复思亭”,也经重新修复并加建了墓园门楼,后来曾领导过广州起义并与陈复共同在中共顺直省委工作过的聂荣臻,还为陈复的墓园题写了“陈复烈士之墓”的门额。聂荣臻还曾在回忆录中忆及曾与陈复共同工作过的经历:那是中共顺直省委成立时,“新省委由贺昌同志任书记,我任组织部长,陈复同志任宣传部长……陈复同志是国民党元老、著名改组派人物陈树人的儿子。这个同志年轻,很活跃,有能力,经过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回来。我离开天津时,他住进了我住过的房子,不久被捕。”后来他听说陈复在狱中受到敌人“插指甲”的酷刑,手指被插得鲜血淋漓,疼痛钻心,但他咬紧牙关,始终不开口,坚守党的机密,使敌人无计可施。岂料陈复由父亲陈树人敦请民国要人、故交罗文干设法将之保释出来后返回广州,又在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长的任上再次被捕并牺牲了。

作为国民党“四公子”之一,所谓国民党的“四公子”,这在民国时代柳亚子的诗中,准确的说,应该是指国民党的四位“红色公子”,也就是特定的大革命时期和后来国共分裂之后的几位左派公子,他们是蒋介石长子蒋经国、廖仲恺的公子廖承志、邵力子的公子邵志刚,以及陈树人的公子陈复。当时国民党当局对陈复应该说是有点忌惮的,当时主持粤政的是被称为“南天王”的陈济棠,自从广州起义之后,这个“南天王”就在广东大肆搜捕共产党人,其爪牙也遍布广州全城,对于陈复,更是其监视和搜捕的重要目标。当时陈复深居不出,可惜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复为了迎接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的女儿而暴露了行踪,随即被国民党军警觉察,此后受到秘密监视,但因陈树人当时也住在“樗园”,侦缉队不敢对陈复贸然动手。1932年8月,陈树人外出,“樗园”遂在当局的严密控制之下,当陈复离开外出之际,立刻被两名侦缉驾车跟踪,随之又将他悍然强行绑架到小汽车内,一直驶向警察局。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陈复毫不惊慌,他拒绝透露任何关于党的秘密,国民党当局鉴于此前的“教训”,认为如果顾及陈树人和陈复的“公子”身份,那么,很有可能会让陈复再次出去,不如迅速把陈复秘密杀掉,所谓“一不做二不休”。这天晚上,侦缉长把陈复押至广州的天字码头,再用汽船载其至当时屠杀革命志士的魔窟——广州南石头“惩戒场”,就在晚上11时,匆匆将之杀害。其时,陈复年仅25岁。

陈复 纪念

陈复 诗挽陈复

陈复牺牲后,柳亚子有诗悼念吟诗曰:“蒋廖陈邵四公子,羁囚我识何柳华。长征健翮归南海,奇才跨灶言非夸。棱棱经国露风骨,匡庐力战摧胡笳。参赞戎机佐名父,相期事业煊云霞。就中陈邵独不幸,有才无命堪咨嗟。青门断脰海西土,元龙溅血羊城沙。呜呼二子死太早,鸾葅凤醢愁群鸦。神州抗建需英俊,谁令兰玉摧萌芽?琳琅满卷恣痛哭,愿呼屈宋歌楚些。”除此之外,民国元老蔡元培也有诗挽之:“门绪承通德,才名擅特殊。少年有芒角,山路尚崎岖。抚卷唯增感,斯人忽已徂。平生真勇在,应不惜糜躯。”(《哭子复》)

陈复的父亲陈树人得知噩耗之后,迅即赶回广州,当他得知真相后,悲愤万分,不久后写下《为陈复惨被掳杀报告书》一文,发表在上海的《新民报》,揭露国民党当局“扬言陈复失踪,为消灭痕迹之计”,并指出“其黑暗残忍之手段,十倍于绑匪撕票,实中外从来未有之耻辱事。”此后,他饱含泪水,写下了感人至深的《哭子复》诗八首:

“江南秋雨黯羁魂,三字传来狱最冤。不觉惊疑今宇宙,人情天理已无存。

无言不戏读书痴,尚记髫年入学时。师长深怜同学爱,同声交誉圣人儿。

万言几度寄家书,乳臭当年犹未除。至理名言惊老辈,一时传诵到中枢。

下层工作不辞卑,游学归来更念兹。革命至情能似此,已非吾子是吾师。

愿娘毋再念斯男,革命捐生我所甘。屡向慈亲挥涕道,语终成谶也可堪。

一载团圆得在家,辛勤卉树种横斜。樗园此后来游客,忍看烂斑堕泪花。

依然马阮与高刘,窃柄南朝祸不休。异己诛锄才快意,沉冤那复顾同镳。

小楼从此名思复,不尽千秋父子心。果汝九泉心未了,好于魂梦再相寻。”

以上诗句,其中“革命至情能似此,已非吾子是吾师”一句最是感人肺腑,后来广为传诵。又据说陈复牺牲后很长一段时间,其父陈树人的心情久久不能释怀,他把陈复在“樗园”所住的地方改称为“思复楼”,此外,根据当地的习俗,人死后的尸体需经三年才可以取出骸骨重葬,于是陈树人为儿子建墓的愿望在1935年才可实现,陈树人遂先选好陈复的墓地(“思复亭”所在地的“息园”),那里也是陈树人日常绘画和著书以及休憩的地方,此地风光旖旎,所谓“有树千余株,池亭桥榭,具体而微,名之曰息园”,陈树人把陈复安葬在这里,是让儿子在优美的山水间得到安息。然而,由于时局和环境的险恶,这一兴建的过程可谓颇为曲折,而在今天,这里已是广州一处缅怀先烈的佳地了。

陈复 烈士墓

陈复烈士墓位于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昌江南大道中刘王殿岗(紧靠广州美术学院西北侧)。

陈复同志牺牲后,陈树人收葬其遗体于自己作画及休憩之所的“息园”内(现江南大道中海珠购物中心旁后),在园中建“思复亭”作为纪念。在亭中镌刻了《为陈复惨被虏杀报告书》及悼儿诗《哭子复》,后来这些碑文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解放后,烈士遗骨由市人民政府迁葬于银河公墓。1986年10月,墓园得以扩建,重修了墓亭,加建了门楼及后墓碑墙。墓园占地面积约90平方米, 聂荣臻元帅手书的墓门石额

坐北朝南,墓门上“陈复烈士之墓”石额是聂荣臻元帅手书的。墓园中有座混凝土结构六角攒尖顶墓亭,顶尖处镶有六角宝珠,直径4.4米,高2.7米。亭后端建墙镶有“陈复先生墓” 碑,碑两侧各有刻石2块,石上分别雕刻着《为陈复惨被虏杀报告书》及《哭子复》诗4首。

关键词:

发表评论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