驷马涌(洗马涌)

驷马涌(冲),又名洗马涌、司马涌,是位于广州市 荔湾区 北部的一条古老的河道。其发源于 白云山 景泰坑南侧流经 桂花岗  兰圃 公园、 流花桥 、 流花湖 、彩虹桥等地,在澳口注入珠江西航道,全长有6.75千米。

驷马涌 简介

驷马涌得名于清初,平南王靖南王两王入城时,靖南王部队在河畔养马放马,并用为洗马地点得名。

驷马涌文化体育广场

驷马涌发源于白云山景泰坑,古代与芝兰湖相连。芝兰湖是明代以前广州“三山两湖”之一(芝兰湖和西湖),是天然湖泊。芝兰湖清代淤干后,驷马涌上游即直连兰圃流花溪,流花溪上有流花古桥。流到到西华路彩虹桥始入荔湾区境。驷马涌在澳口村前一段又被称为澳口涌。

司马涌(洗马美称为司马)在彩虹桥下游有支涌南通陈家祠入上 西关涌 ,为承永安围和西乐围内排水渠水量的人工开挖小涌,(现已消失于地面,只余环彩涌边街东一段河涌)。它使两围水量南入上西关涌。

驷马涌

驷马涌 发展历史

古代洗马涌江面宽广,是西北入广州主要水道,无论由石门南下,佛山西来,都由此入广州。两千年前汉陆贾南来即由此,并在涌边筑泥城,种植荔枝、花藕之属,荔枝湾由此得名,所以此地亦为荔枝湾故址所在。元代以前,南海县衙即设在兰湖里(今仍存)。入城大道则设在彩虹桥(现改为水泥桥),桥即因江面阔又称“长桥”(宋代),相传南汉架石桥似水上长虹得名。彩虹桥连通有大道入城,即今西华路基,古通净慧街和丰门,今湮,因明塞此城门只开西门。此处江面亦阔,称戙船澳(见《大德南海志》残本),唐代曾在此发生海战,但今已只有15~25米阔。由于此处是入城捷径,古代成重要水陆码头,并建有越华馆,为 赵佗 建越华馆接待陆贾地点。金光祖《通志·古迹》云:“越华馆在府治西十里戙船澳”。

古 荔枝湾 就在驷马涌南,今周门仍有荔枝湾和西苑地的地名,即古代为池苑之区,今仍有荔溪(30年代地图标荔湾)东、西、南三约,包绕成湾状, 正当宋城西七里 (见《岭海名胜记》), 元代 西苑的柠檬御园亦于此,古多汊涌池沼,现已为街区。可见西关平原由湾而沼、由沼而涌,由涌而田。司马涌这段湾道荔枝涌,实有长久历史,今马路仍名 荔湾路 ,荔溪西约改周门村,尚留残址矣,周围已成市区。

驷马涌 污染

驷马涌过去水质清澈,河水在上世纪60年代尚可饮用,70年代仍有鱼虾,80年代中仍可游泳。  上世纪70年代,那时候的涌水很清,岸边人家可以到涌里捉鱼捞虾。驷马涌两边都是泥土堆砌的防洪堤,周围是农田,种满了通心菜和西洋菜,甚是辽阔。驷马涌现在的宽度为8—10米,以前则至少宽20米。到了端午节时,驷马涌上可划龙舟。

到了80年代,沿岸居民人口迅速增加,生活垃圾与污水过度排放,加上沿岸陆续发展起的大小工厂、作坊排放大量工业废水,使驷马涌变受到严重污染,成为一条“臭涌”,即便经过20多年的治理,水质至今仍经常是“劣五类”。

驷马涌 治理

1989年,大坦沙污水处理厂设立,主要收集处理驷马涌、荔湾涌污水,1990年,政府在驷马涌下游澳口段建污水、雨水泵站及防潮截污闸,进行截污与堵江潮。有关部门责令沿岸工厂处理工业废水,水质污染初步得到控制。随着城市发展,沿岸工厂也逐渐搬迁或淘汰,驷马涌的工业污染渐为好转,然而,工业污水遗留下来的沉渣和气味未能褪去。

为了迎接亚运,广州市政府投入了486亿治理市内污染河涌,其中就对驷马涌进行了整治改造,并进行景观建设,沿河两岸均重新种植了 荔枝树 。驷马涌水质有了改善,但时好时坏。  2014年,相关部门计划以 东濠涌 深隧工程为样板,建造驷马涌深隧,希望根治污染问题。

关键词:清朝建筑

发表评论

正文(*)